九莲宝灯-南京鼓楼医院_主题猫

九莲宝灯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搞得沈慕川自己都有点脸红耳赤,明明就不是那么脆弱的人,在秦雨阳面前,却总是不由自主地露出,需要被担待的一面。

SO,他好恨。

看着高挑英俊的男人走进来,沈慕川的心情其实跟对方差不多郁闷:“你好。”他口吻冷淡,说了句。

一楼#你爸爸:哪里来的傻逼?口气真大[干/]

他有点压抑地退回去,开上自己的车离开。

回去的路程,有一段不短的距离。

附近,两个监听监视的侦探, 把这场让人出乎意料的家庭纠纷看在眼里。

这一次带回了秦雨阳,算是……彻底找回了存在感?

“什么事?”秦雨顺说。

哄好了之后,苏冉秋安安静静跟着秦雨阳,踏进自己望而生畏的秦家豪宅。

“……”

“嗯。”景煊恢复了一□□力,起来穿上衣服。

严以梵口吻淡淡:“它要是能听懂的话,还用做你的宠物?”然后拎起秦雨阳,去洗爪子。

秦雨阳准备走的,起身到一半,余光才睨到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,也不知道站了多久:“哥?”

秦雨阳带着黄毛在206转了一圈,下山之后,黄毛打开车门跑到路边,一边吐一边激动地打电话:“庭哥,呕……庭哥……”

搞得现在家庭气氛也不好,想缓和一下大家的关系看来只能无限期押后。

穿戴整齐之后,秦雨阳再次敲开707的门,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:“很抱歉,耽误了你的用餐时间。”

反正继续听下去也是那样,他们之间隔着一个监狱,关注太多只是徒增烦恼。

他由衷地希望这两个孩子在一起。

离成年越来越近,这意味着成年之前要选定伴侣,而且最好是龙族。

毕竟一个大老爷们,整天只知道低头干事,那有什么意思。

“砰!”秦雨阳把柜门摁回去,严肃地看着他:“回应我的问题。”

“我今天搬家了。”秦雨阳指指下面:“晚上小秋做饭,你下来吃饭吗?”

但是人形也这样的话,纯种的人类表示get不到,哈哈。

其实他对秦雨阳的家底也不是了若指掌,只是隐约知道是豪门级别,所以每次听见秦雨阳尊重地喊小毛哥,他心里边也是舒服。

在他准备收手的那一刻,景煊眼疾手快地一把握住:“谢谢……”肤色较深的青年,红了脸也没人知道。

陶震庭一愣,然后拍着大腿笑了起来,觉得这人真有意思。

警方:“你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?跟犯人有什么过节?”

“你让我出来,就是陪你吃喝玩乐?”他问道,接过魏临手里的调酒。

“我还饱。”苏冉秋心情不错地说。

苏冉秋估计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,马上从秦雨阳的肩膀上醒了过来,他眯着酸涩的眼睛问道:“到了?”他看见整条街的商铺都关上了门,四周围很安静。

“你醒了?”秦雨阳下去,倒了杯水给他:“来,喝点水。”

他小秋哥的手搁在他小雨哥腿上,手指勾着他小雨哥的手指。

“嗯……”秦雨阳开口说话之后,顿时惊讶,自己能说话了?

惊讶得秦雨阳手里的红肠都快掉了,这是来找茬的?

“别太紧张。”秦父秦妈看着他:“我听雨阳说你才二十对吧?家里是哪的?”

秦雨阳确实惊讶了:“我?可以吗?”自己只是一个新生而已,连释放元素也才刚刚学会。

沐浴在男人的甜言蜜语之下,沈慕川情绪高涨,没有醉酒,却更似醉酒。

仆人们行动起来,热情招呼远道而来的客人们。

只是没想到,准备去死的当下又白捡了一辈子。

“行。”林助理摸摸胸口,他怎么觉得老板跟弟弟关系缓和的情况,就像谈了恋爱似的,那种小心翼翼的呵护……

今天是秦雨阳出狱的日子,秦父秦妈早已赶到,在门口翘首以盼。

关机了。

“喂,谁啊?”秦妈不认识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,因为早已把沈慕川的电话号码删除,只差没拉入黑名单。

当警察赶到的时候, 沈慕川就知道,自己被人整了;但是那个人是谁,他入狱后一直查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来。

“坐在这里吧。”他们找到一个还算不错的位置,舒舒服服地坐下来,把食物放在桌面上。

小浣熊习惯性地跟上去,一会儿之后才回神,自己是景煊的小伙伴:“那个,景煊……”

他想说不是,可是温暖的触感印在嘴角,自己有种要哭的冲动,根本无法反驳。

老井掬了一把老泪:“好的好的,您请上车,我来给您当司机。”顺便狗腿地过去接了箱子,放到自己车上的后备箱。

就算以后自己跟女生谈恋爱,也不可能这样被女生照顾。

这只英俊狼族的额头上,月牙形的印记清晰鲜明,一看就是纯血。

“不是。”苏冉秋继续用硬邦邦的语气说。

他看秦雨阳也不像吝啬的人,出手应该不会小气。

“嗯,你有没有发现,你变得羞涩了?”秦雨阳柔柔看着他,一个人向上望,一个人向下看,视线交汇的地方,迸发着暖暖的光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马上就知道自己刚才想太多,连男朋友正常开个玩笑都配合不起,他心里顿时难受。

“……”沈慕川气喘吁吁地扯了扯领口,咬牙道:“你跑什么跑?”

“嗯……如果有这个资格的话。”秦雨阳微笑说。

“你是要气死我吗?”秦父说。

“你才应该够了!”季若然二话不说又给了他一脚,只恨这个死男人护着小三,宁愿自己挨打也不肯把小三交出来。

责编: